不可承受之情緒

原文以中文發表

我想大多數人,不管男女老少,應該都體驗過自己似乎快要無法承受得住的情緒,可是我們很多時候都不確定情緒是要壓抑,還是要想辦法釋放。因為情緒本身是非常複雜的東西,是人們在所處的狀況下的各種生理以及心理的反應加總。當中牽涉我們的生理激發狀態、面部表情,還有主觀的感受跟認知,甚至因為這個情緒而有的後續反應也在其中。超複雜的,對吧。舉例給你就懂了。
0
你覺得呢?該釋放還是要壓抑?X

我自己的好朋友在前幾天出了車禍。而近期新冠肺炎本土案例的爆發,政府限制陪同就醫跟探病的人數。我再怎麼擔心友人,也無法憑著一股勁就殺到醫院去幫忙照顧對方。只能以訊息、電話這些管道表達我的關心。

相較於第一時間驚慌打給我的另一個友人A,我很冷靜。直到當天睡前跟男友通個視訊電話時,他的一句「你還好嗎?」就瓦解了我的武裝。我開始崩潰,眼淚止不住的大哭。到隔天的下午,我的思緒一直縈繞著擔憂與悲傷,即便理智告訴我自己,這樣任由負面情緒包圍住我,根本就無濟於事。我知道繼續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我打給友人A,她說她想去看看海。

最後,我們就坐在外木山的步道旁,靜靜地看著海,默默地任由時間過去,原本激動的情緒也開始平緩了下來。

現在我們回過頭來解析,情緒的各個成分都分別是什麼。我得知好友出車禍時,這件事讓我生理狀態受到激發,我感覺到自己握著拳頭、心跳加速,聲音急促。我告訴自己「既然人已經在醫院,也安排好手術的時間,就可以放心了!」於是我恢復冷靜。這樣用想法調適心情的認知歷程,讓我焦慮的情緒強度下降許多。可是對朋友實際處境的未知大於已知,還是讓我有害怕的感受、又加上想到前天才跟朋友快樂地見面聊天,怎麼隔個一天就出了意外,讓我非常感傷。這樣很主觀的恐懼交雜著悲傷的感受,讓負面情緒加深。而之後我男友注意到我的表情是似笑非笑的強顏歡笑,好像被看破手腳一樣,心房瓦解之後就是情緒的潰堤。

好。你可以猜測到,我從一開始就在壓抑情緒,接著因為哭泣而釋放情緒,但是卻無法調整自己的感受,而身陷在負面的情緒泥沼中,直到採用合適的調節情緒方法,我才可以振作。

所以,壓抑也不好、過度釋放情緒也不正確。法國精神科醫師所撰寫的書籍:理性的情緒化,就為我們說明以下的事實:如果你不是在有專業心理治療人士的陪同之下,例如說個人諮商或是團體輔導、團體治療這樣安全、其他人都抱著支持你的態度的狀態下,而在生氣時捶枕頭、大罵髒話,或者是充滿怒意地跟朋友用力抱怨,這樣的釋放不完全是好的釋放。因為這會讓你更難冷靜,而且血壓會上升,影響你的身心健康,你更無法採用不同觀點去看待原先惹你生氣的事情。

或是在難過時,獨自一個人躲在棉被裡用力地哭泣(就像前幾天的我那樣),也不是個好方法。你有看過迪士尼的腦筋急轉彎嗎?悲傷情緒雖然不惹人喜歡,也不被社會鼓勵,但是它的意義就在於當我們把脆弱的那面展現給別人,這會使我們與他人的關係暖化、拉近彼此的距離。這也表示,我如果自己哭得死去活來,沒有讓任何人知道,那我只是讓自己沉浸在悲傷裡,接著越來越難受。或者是我如果在看到人哭就不耐煩的人面前掉淚,也不是件好事。

正確的方法是要先承認自己的感受並接納那樣的情緒。這不容易,因為很多時候,人在被引發情緒的當下,可能是:

1. 只知覺到一點點情緒,或者是根本沒知覺到情緒。嚴重的狀況會有點像是解離了一樣。
2. 知道自己當下有情緒,可是理智告訴自己,這樣的情緒沒有存在的必要,要不就是逼自己停止這樣的情緒、要不就是選擇不表現情緒。

不過,透過寫日記、閱讀,或者是接受心理諮商的服務,都可以增加並刺激自己的情緒覺察力,繼而能敏銳地知覺到自己的情緒跟生理感受,思考自己在事發當下是怎麼了、想到了什麼,才能不受制於情緒,卻可以體會到情緒為生活所增添的豐富。就像我那樣,用海的聲音與氣味,淡去了我的悲傷,也製造了更多的回憶。

參考:

理性的情緒化精神科醫師拆解七種支配生活的基本情緒

心理學導論(第二版)作者:蘇珊·諾倫·霍克斯瑪(Susan Nolen-Hoeksema),芭芭拉·弗雷德里克森(Barbara L. Fredrickson),杰弗裡·羅夫圖斯(Geoffrey R. Loftus),克里斯特爾·盧茨(Christel Lutz);編譯:危芷芬

詠晴
有你以及心理學的雙計劃,與國小顧問商以及華語經驗圈英語課程設計的。主動動機以及事在人為的未來教育。自從被大學教授問過「你願意讓自己的小孩給的」同學教嗎?”她就努力讓自己堅持著最好的教學標準,是方法追求最高標準的教育熱誠以及想散播給孩子們的對學習的熱愛。
訂閱
通知
0 註釋
內聯反饋
查看所有評論
0
希望您的想法,請發表評論。X